首页 >美食

分享经济的三座大山亟待解决

2019-03-09 23:00:40 | 来源: 美食

分享经济的“三座大山”亟待解决

作者:未知 来源:中国经营报

郭梦仪

随着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次将分享经济写入党的全会决议,中国在分享经济的实践走在了世界前列。而今年,从总理报告,到全国人大代表、腾讯公司董事会主席马化腾的发布会,分享经济又一次肆虐了两会,成为两会话题中受关注的一个。

作为国内分享经济之中做得较好的互联+交通上,交通分享已成为影响交通出行乃至经济增长的巨大产业。2月28日发布的《中国分享经济发展报告》数据显示,2015年各主流交通分享平台成交额为1000亿元左右。

而作为分享经济的践行者,滴滴出行把私人交通工具的运力调动起来为公众服务,鼓励公众从分享一辆汽车到分享车上的每一个座位,在没有增加城市的车辆保有量、没有增加道路资源的消耗的同时提高了运力,在缓解道路拥堵、促进就业的同时还为各类用户增加额外收益。公开资料显示,2015年滴滴出行订单超过优步成立6年来的全部订单,让中国互联+出行走在世界全球的地位。

分享经济肆虐两会

从此次的总理报告中可以看出,分享经济,已经来到时代的风口。总理报告表示,将支持分享经济发展,提高资源利用效率,让更多人参与进来、富裕起来。

不仅如此,3月3日,马化腾在2016年两会期间提了一个大胆的预言:分享经济将成为促进经济增长的新动能(虎嗅注:分享经济在国内更普遍的一个叫法是共享经济)。他认为,随着科技的发展,生产力和社会财富快速提升,经济过剩成为全球新问题。经济过剩带来了经济剩余资源,在企业层面体现为闲置库存和闲置产能,在个人层面则表现为闲置资金、物品和认知盈余。分享经济,恰恰是一种通过大规模盘活经济剩余而激发经济效益的经济形态。

马化腾在今年两会期间接受采访时表示,分享经济借助创新平台,以更低成本和更高效率实现经济剩余资源的供需匹配,达到了人尽其能,物尽其用,可以通过大规模盘活经济剩余而激发新的经济效益。不过,他认为,尽管分享经济在我国的发展方兴未艾,在租赁、出行等领域的创新取得了显著成绩,但目前分享经济的发展还面临一些问题,值得我们重视和解决。

对此,国内知名互联+国家战略智库专家、《Uber:开启共享经济时代》畅销书作者、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分析表示,共享经济的理念,即让全体国民能共同享有改革开放后经济发展的直接成果,缩小居高不下的贫富差距。共享经济被视为下一个十年的商业模式。分享经济是一种通过大规模盘活经济剩余而激发经济效益的经济形态,现阶段在络约车、短租、餐饮外卖等领域都有实际体现。分享经济实现了资源的优化配置,减少了能源消耗,可以让社会资源配置更加优化,社会协同合作更有效率。

其实,目前我国分享经济在许多领域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在制造业领域,分享经济带来的生产革新开始萌芽,已出现了分享供应链和通过以租代售化解企业库存的做法等。

而从宏观背景而言,《中国分享经济发展报告(2016)》指出,以小猪短租、滴滴出行为代表的中国本土企业正在全面推动分享经济在中国的发展,领跑全球分享经济。马化腾在2016年两会期间提案中反复强调共享经济,并大胆预言:共享经济将成为促进经济增长的新动能。

分享经济之

值得注意的是,在分享经济成为世界大潮的同时,滴滴出行等以分享经济为模式的企业也一直在发挥技术力量建设更好的未来。作为全球的移动出行平台,2015年滴滴出行完成14.3亿订单,把世界同行业其他公司远远甩在了后面,成为全球分享经济领域的操盘手。

据滴滴出行首席发展官李建华介绍,滴滴出行在成立三年多来主要做了两件事情,一是把中国的出租车行业整体互联化了,超过80%的中国出租车安装了滴滴出行打车软件,在几乎所有有出租车服务的中国城市,都可以用APP来叫出租车。这样高的比例在世界其他国家不多见。此外,滴滴出行利用移动互联和大数据技术,以分享经济的理念,把中国城市的私家车等闲散运力调动起来,服务了3亿多约车平台用户,在不占用更多道路资源的前提下,解决城市出行的潮汐问题,也让出行更加安全、便捷、舒适和高效。

全国人大代表、清华大学政治经济学研究中心主任蔡继明就在其两会议案中指出,无论是专车、快车还是顺风车,都是把大量的闲置资源与别人分享共享,实现共同获益,以滴滴出行为代表的约车也成为分享经济的样板。在蔡继明看来,约车把社会上闲置的人员、私家车,通过互联技术整合起来,解决很多人员就业,对改善交通拥堵,提高空气质量功不可没。此外,约车质量好、保险额高、事故发生率远远低于全国机动车事故发生率,相较出租车安全度更高。

三大问题待解决

虽然分享经济风口正起,不过马化腾认为,当前我国分享经济还处于发展初期,市场发育不完善。2015年中国分享经济市场规模超过1万亿元(占GDP比例不足1.6%),其中非金融类的规模不足一成,而美国分享经济总量已超过3万亿元(占美国GDP的3%),并且非金融类的占比超过九成。相比而言,我国的分享经济还有很远的路要走。

其认为,目前制约分享经济发展道路的有三大问题,在于创新监管、征信制度以及基础设施的不完善。

马化腾认为,我国现有的监管思路,主要强调在细分市场基础上的市场准入监管,通过牌照等方式管理。而在分享经济时代,融合性新业态大量出现,突破了传统的细分式管理模式,如果直接套用已有的监管模式,监管效果不仅会大打折扣,更有可能直接扼杀新兴的经济业态。与此同时,在分享经济的监管方面,泛安全化现象值得深思。安全问题往往成为否定分享经济新业态的重要原因。但对于安全问题的讨论,失之于宽泛和空洞,往往缺乏充分具体的论证。

分享经济的三座大山亟待解决

另一方面,在分享经济下,需要通过二代身份证信息验证、社交账号登录、好友关系提示、双方互评体系、个人展示、保险赔付等制度,来快速增加经济参与主体之间的信用关系。但由于目前我国的征信体系仍不完善,例如在分享经济中,平台企业审查供应方的信用,只能依靠商业征信以及点评体系等方式。而更为真实有效的以人民银行征信中心为代表的金融征信,以及各类行政管理征信难以与平台企业实现有效对接,使得平台企业对服务提供者的资质审查可能存在一定的风险和漏洞,会影响分享经济的安全性。

而基础设施能力不足,则是影响社会对分享经济的参与程度。马化腾表示,分享经济是互联高度发达的产物,其需求广泛存在我国各地城乡之间。然而,我国络基础设施建设还有待进一步提高。

马化腾建议,在认识层面,国内需进一步普及分享经济的理念和价值,并完善分享经济数据统计机制。建议政府建立新型数据收集机制,有效统计分享经济对GDP和消费者价格指数(CPI)的影响,为政府决策提供数据分析。马化腾表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