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法律

中國制造突圍記:不要誤解為把工廠搬出去,就是制造業轉移了_鞋業資訊_國內市場

2019-03-06 17:44:12 | 来源: 法律

中國制造突圍記:不要誤解為把工廠搬出去,就是制造業轉移了_鞋業資訊_國內市場   【-國內市場】 制造業以精細化管理為本,其背后是收入與成本之間微薄的差距。 中國制造突圍記:不要誤解為把工廠搬出去,就是制造業轉移了_鞋業資訊_國內市場 老唐打開了樓道里的燈。 在這位制鞋廠協理上樓之前,晚班的工人們已經摸黑上了樓,沒有人想到去開燈。身后跟著記者,老唐有些不好意思,嘟囔了一句:“要記得開燈啊。”從生產線出來已至晚飯時間,走到工廠門口,他又一拍大腿:“不好,我忘了關辦公樓的燈。” 即便精細到一盞燈,老唐說,2016年工廠每生產一雙鞋,會虧損3美元。這家為眾多世界知名運動品牌代工的臺資工廠,峰的時候有6000名員工,現在只剩下了1900名。兩年前,老唐輔佐的第三代老板決定在越南新建一個制鞋廠。 “那么,為什么不干脆把整個工廠都搬到東南亞去?”記者問。 “雖然東南亞國家在人工成本上有優勢,但中國的工人素質、政府的辦事效率比他們高多了。”老唐回答。 這家上個世紀80年代末由臺灣遷徙來廣東的制鞋廠,是中國作為世界工廠的一個縮影。身處要素成本上升的環境中,工廠在面對買家時,因為行業產能過剩失去議價能力,同樣它們也在面臨東南亞等國家低廉的勞動力成本誘惑。 和很多企業一樣,這家制鞋廠并沒有像外界宣稱的那樣徹底跑路,而是將低端產品、勞動力密集的生產線設在了東南亞,將高端產品、偏自動化的生產線留在中國。 這種微觀企業的轉移,同樣反映在區域經濟中。開車走在東莞的小鎮上,老唐感到很落寞。他指向窗外,這里原來是家具廠、玩具廠,但現在都是電子廠。 中國制造正在從中低端走向中高端,從勞動力密集型走向技術密集型,這個過程有些痛苦,但并不絕望。至少在現在,中國還沒到被制造業拋棄的時刻。 在安永稅務及商務咨詢服務合伙人諸斌看來,現在全球的產業布局有兩方面的流動,“個是勞動密集型產業,向所謂的直接成本比較低的地方流動。另外一個則是反向的,流向所謂生產成本很高的地方,比如美國和德國本土的制造業回流,后者憑借的是技術紅利。” 對于前者來說,大范圍的制造業遷移早已經開始出現,富士康的產業布局軌跡就很說明問題。它把工廠從中國沿海轉移到內地,還不斷在全球范圍內尋找新的人力成本洼地,在印尼、墨西哥、越南等到處設廠。在一些評論人士看來,這實際上是以轉移的模式來回避轉型的問題。 “不要誤解為,把工廠搬出去,就是制造業轉移了,工廠只是產業的一部分,我們應該考慮的是如何留住有價值的部分。”諸斌指出。 這也是中國制造真正的危機——與大國之間的制造業之爭,美國《華盛頓郵報》在2016年發表的一篇文章中指出,技術消除了中國的勞動力成本優勢,有的企業正想方設法將其高附加值的制造業遷回美國和歐洲。 這篇“看空”中國制造未來競爭力的文章雖然危言聳聽,但也說明全球制造業的競爭正日趨激烈。商務部發布的《統計公報》顯示,2015年中國對美國的直接投資中,制造業以40.08億美元的投資額居于首位,主要分布在汽車制造業、黑色金屬冶煉和壓延加工業、醫藥制造業等領域。 “中國以前的制造業是把別人不做的拿來做,而現在則要跟它們并頭競爭,走一條大家都沒有走過的路,所以不確定性就非常大。”波士頓咨詢公司(BCG)合伙人兼董事總經理周園認為,以現在中國制造這樣大的盤子,這么多的問題,又有國企的因素放在里面,“當中的難度真的很大。” 在周園看來,全球的貿易戰一觸即發,這種擔心也成為一些企業在美國設廠的重要因素,比如玻璃業就是美國反傾銷的重災區。 “跑路說”乃警世之言,因為從國際競爭的趨勢上看,中國確實到了必須提高營商環境競爭力的時刻。在西方,歐美發達國家已有復興工業的決心,在東南亞,很多國家早就開始悄悄侵蝕中國產品的市場份額。 更多精彩內容,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官方微信!中國制造突圍記:不要誤解為把工廠搬出去,就是制造業轉移了_鞋業資訊_國內市場小孩积食消化不良偏方
面部黄褐斑形成原因
孕妇脚抽筋吃什么钙片好

猜你喜欢